— 小狐丸的毛绒耳朵√ —

成为审神者的日常

写在前面的话——

只是一篇自娱自乐的文。

只是一篇记录入坑至今回忆的文。

刀x婶,全员向。

文笔超级渣、情节超级渣,剧情进度超级缓慢,想到哪儿写到哪儿。

脑洞大,OOC,人设性格都是根据自己的理解设定的,可能有崩坏。

============================================================


*****

其壹


像往常一样上网打发时间的杏子,百无聊赖的滚动着滑鼠翻看网页。

“咦,这是什么。”

一条招募消息引起了杏子的注意,她停下快速滑动鼠标滚轮的手指,倒回刚才的页面。

——《想拯救世界吗?审神者大招募中!》

“哈?拯救世界……?有点儿意思……”

反正这种消息,一般都是什么中二又毁三观的社团招募吧。抱着看笑话的心情,杏子点开了那条链接。


“呦,是个游戏页面啊。这是啥,刀剑乱舞?”

——一个你所不知道的世界,正被历史修正主义者侵蚀着。

放任那个世界继续崩坏的话,有一天,也许会波及到你所存在的世界。

你想成为神的主人吗?

你想拯救世界吗?

利刃划破黑夜,历史回归正轨,世界重现光明。

加入我们,成为驱使利刃的审神者吧!

“啧,这也太中二了……”


——请选择您的初始刀剑。

“唔……”

虽是嫌弃,杏子还是不由自主的玩了起来。

“山姥切国广、陆奥守吉行、加州清光、蜂须贺虎澈、歌仙兼定……”

杏子来来回回翻看着几个人物介绍的页面,最终定在名叫陆奥守吉行的人身上。

“看着挺阳光的,行了,就他吧。”

点击确定之后,游戏页面便黑了。

经常玩游戏的杏子知道肯定是在加载中,于是抱着臂哼起了小曲儿等待着。


——欢迎您进入我们的世界,审神者。


杏子记得,这是她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最后一句话。

再之后,她便觉得头晕目眩,好像整个人被丢进一个巨大的漩涡里,不断旋转着,就是停不下来。


再再之后,杏子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一个陌生的男子正笑哈哈的看着她,并且称呼她为“主上”;男子的旁边,还有一只自称引导者狐之助的小狐狸,无视她的惊慌,冷静地把一个小册子叼到她手上,无视她的不明所以,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了各种事项以及她在这里的理由;紧接着又拉她到一间名为锻造屋的地方,告诉她各种材料的用法,指挥刀匠锻刀。

这段时间,杏子则一直处于懵逼状态,看看那位笑哈哈的陌生男子,再看看那只讲不停的狐狸,脑子里只有一个字:空。直到刀池里一道白光闪过,一个矮小穿着木屐的可爱男孩子出现在她的面前。


三天后——


“哎……”

杏子把洗好的衣服往晾衣绳上一件件挂着,经历了三天的挣扎,她接受了目前的设定。

那个招募,那个游戏,都是真的。

她成为了审神者,驱使付丧神与历史修正主义者战斗的神使,穿越到这个世界中。

而一睁眼看到的陌生男子,便是她所选择的初始刀,人形的付丧神——陆奥守吉行。


“哎……”看着远处正在锄地的陆奥守,杏子不由得一声叹息。

“主人主人,您怎么了?为什么叹气?是不是今剑惹您生气了?”

穿着木屐鞋的男孩子此刻正拉着她的衣下摆怯怯地说着。

杏子蹲下来拍拍他的头,安慰道:“小今剑没有做错任何事哦,小今剑最乖了~”

“哇~那我要和主人一起玩~~”

“现在还不行,我正在晾衣服,晾完衣服我们再一起玩吧~”

“哎……?可是……”今剑嘟着小嘴,正要说什么,被另外一个声音打断了。


“主人,我喂好马了,还捡了很多马粪,您看!”

“啊!!不要把马粪拿过来啊!鲶尾!”

杏子看着兴高采烈正奔向这里的鲶尾,连忙护住洗好的衣服。

“呦!这么热闹啊!让俺也参与进来吧!”刚锄完地的陆奥守毫不顾忌地掀起挂好的衣服凑了过来。

“噫!吉行!不要用手摸刚洗的衣服啊!”

“哈哈哈哈!好好玩儿呀~今剑也要摸~~”

“你们——给我等等啊啊啊!!!!!!!!!”


傍晚,终于把今剑哄睡着的杏子揉着肩膀,和陆奥守道过了晚安,正准备回房休息,看到坐在走廊边发呆的鲶尾,她走了过去。

“在想什么呢?”

“主人?您还没休息吗?”

“嗯,正准备回房间,看到你在这里,就过来看看。”

“主人,明天……是出阵的日子。”

“是呀,很紧张么?”

“我在想,这次会不会遇到骨喰呢?”

“……”

沉默了几秒,杏子拍拍鲶尾的肩膀:“放心吧!明天本婶婶一定把骨喰给你带回来!”

看着杏子自信的笑容,鲶尾似乎感觉心中的石头放了下来。

“嗯!主人,已经很晚了,请您快去休息吧。”说着,毕恭毕敬的将她送回了房间。

“晚安,鲶尾。”

“晚安,主人!”


平静的一天结束了。


*****

由于杏子的本丸里只有陆奥守今剑和鲶尾三把刀,所以每次出阵后本丸里便空荡荡了。

记得狐之助说可以带六把刀出阵来着,虽然带着刀装,但每次出阵归来他们三个也都是伤痕累累,毕竟遂行军可不管我方有几把刀。杏子暗下决心要赶紧多捡几把刀回家,她已经不忍心再看着陆奥守疼得龇牙咧嘴却还笑哈哈的对她说没事没事了。


陆奥守作为近侍,在队伍中打着头阵,受得伤自然比其他两把刀多。

今天在鸟羽地区的战斗中,被敌方短刀一个措手不及的偷袭,刺中肩膀直接中伤。杏子带着鲶尾和今剑收拾掉剩余的遂行军后,急忙赶到陆奥守身旁查看他的伤势。

“吉行!你怎么样?!快,搭着我的肩膀,回本丸!鲶尾你帮我扶住吉行!”

“咳!没事没事!主上不用担心!俺还可以打的!”

“什么没事!你都中伤了!必须赶快手入!”说着不由分说架起陆奥守的胳膊。

“俺知道,您一直想增加本丸的人手,虽然俺不喜欢打斗,但是俺想让您开心起来!再说,前面就是终点了,让俺,再往前走吧!”

杏子虽然命令陆奥守必须回本丸手入,但陆奥守始终坚持着要到打完最后一场。


“放心交给俺吧!”陆奥守带着往日一般爽朗的笑容强行挣开杏子抱住他的双臂。

即使身负中伤,也依旧挡在杏子跟前,不让遂行军靠近分毫。

心疼,又暖心。


最后,在陆奥守重伤,鲶尾中伤,今剑轻伤的状况下走完了鸟羽。

伴随着从天而落的樱花雨,一把未见过的刀出现在了四人的面前。


“呀呀~咱是镰仓时代的打刀,名为鸣狐。吾乃追随其身的狐狸。”

“……请多指教。”


“嘎哈哈哈哈!果然有新家伙啊!”陆奥守捂着腹部的重伤笑开了花。

“欢迎你来到我家,鸣狐。”杏子抹着眼泪,示意今剑和鸣狐帮忙扶着陆奥守。


“我们这就回家了,吉行……”

陆奥守没有说话,也许他已经没有力气再说话,只是依旧用那大大咧咧的笑容,回复着杏子。


——手入室

鸣狐帮忙处理着今剑和鲶尾的伤势。杏子则专心帮陆奥守疗伤。

整个过程,杏子都低着头,没有说话。

陆奥守闭着眼,感觉一丝凉意落在脸上。

“主上,您哭了?”

杏子慌忙抹了把眼泪,“没,没有,是汗水吧。”

“哈哈……您可骗不了俺……”

大手轻轻拂去杏子眼角的泪痕。这双手,很粗糙,却让人感到安心。

杏子回握住陆奥守,脸轻轻地靠在他的手掌心。


“谢谢你,吉行……”



*****

其贰


人生最幸福的事情之一,莫过于嗅着心爱的人为你做的喷香早餐味道而醒来。

杏子循着香味,睡眼惺忪地从卧室一路蹭到了厨房,一个穿着黑色背心的身影正忙碌着。

“光忠~~早~~~好香啊~~~~”

“主上,您醒了?您饿了吗,饭很快就做好,请您稍作等待。”光忠带着宠溺的笑容看着还没睁开眼的杏子。


……麻麻,我看到了天使。

麻麻,我要嫁给这个人!!!!!!!!!【捶胸


杏子永远记得第一次见到烛台切时的情景。


一行人从鸟羽一路摸爬滚打到了大阪,路上还捡了五虎退和堀川国广回家,就这么着终于凑齐了一队刀。

回本丸休整过后,杏子便信心满满的带着众刀出发准备踏平大阪了。她还记得与鲶尾的约定,带骨喰回家。然而至今却还没有看到骨喰的影子。

作为队长的陆奥守哼着不着调儿的小曲儿,心情很好的样子,大步向前走着。

今剑紧随其后,有模有样地哼着同样没在调儿的曲子。

五虎退则紧紧贴在杏子身边,五只小老虎围成了一个圈。

回头看了看鲶尾堀川和鸣狐,不知道他们在聊些什么呢。


“不知兼桑何时会来本丸呢。”

“哎……骨喰……”

“噫呀噫呀~鸣狐说,要对主上大人有信心!”


杏子的脸上落下一滴汗。


对于自己没能带回骨喰这件事,杏子一直深深地自责着。虽然鲶尾说着没关系,但她还是察觉到了他的失落。

正在思惴之时,前方传来遇敌的警报。


“发现敌人!大家小心!”

几把刀迅速拉开阵势,与遂行军展开激烈的战斗。

鲶尾似乎异常奋勇,最终拿到了誉。是否有预感会遇到骨喰呢……

伴随着樱花雨的飘落,众人(刀)的目光都集中在那束白光上。


“我叫烛台切光忠。能切断青铜的烛台哦。……嗯,果然还是帅不起来啊……”


“不是骨喰啊……”


杏子切实听到了这句嘟囔。然而面前这把刀带给她的冲击远远大于又没能带回骨喰这个事实。


烛台切光忠是她的第一把太刀。


当时,她十分丢人的抱住了烛台切的大腿。

“太刀!!是太刀啊!!!!麻麻再也不用担心我被遂行军欺负啦啊啊啊!!!QAQ”

烛台切显然被这位现主人吓到了,稍微费了点力气才把她从自己腿上拉开。

“主上,我不会辜负您的期待,定会帅气的保护您的。”


*****













评论
热度(7)

2015-12-06

7